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眼高手低 >  正文内容

一世青花瓷_微小说

来源:两袖清风网    时间:2018-01-02




倾城死时,血泪飞溅到我身上,我,便有了灵魂。

她在闭上双眸前看见了我。她祈求道,墨檀,不要让此事再次上演。

我答应了她。

――楔子

(一)

当皇宫内外皆称赞颍阳帝姬自请和亲之举时,身为主角的我,却跪在房内青花瓷前整整一夜。

父皇问我要何赏赐?我说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一副母后的画像。父皇思虑良久,点头答应了。看得出,他答应的并不轻松。

母后是被父皇亲自下令赐死的――当时,我只有五岁。

我永远忘不了母后紧握白绫绝望凄怨的眼神。在母后自缢前,宫女将我抱到父皇面前。

我没有哭。在这宫中,最无用的,便是哭。我只是面无神情地望向父皇。他说,颍阳,不要怪父皇,你母后是犯了错,犯了错,就要受惩罚。

父皇。我说。今日是我五岁生辰,你让我失去了母后……

犹清晰地记着父皇当时复杂的眼神。他仔细审视了我一番,眉头一蹙,便下令将我迁至皇宫最偏僻处安顿。我没有乞求,而是乖乖顺从。自那时起,我便成了宫中最卑微的公主。所有人都认为子凭母贵,我的母后被缢死,我的身份自然也就不再尊贵,连宫女宦臣也对我冷眼相向。我只是一笑,宫中向来不乏此类人。

一晃十年已过,在我十五岁生辰时,我请命自愿去金朝和亲。

所有人对我此举皆赞不绝口,父皇更是惊喜万分。他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,自己一直认为危险的女儿,竟自愿赴金和亲,救万民于水火。

大宋早已危在旦夕。金朝虎视眈眈,辽国又不时挑衅,边境早已硝烟弥漫。我的和亲之举恰好解决了父皇的一大难题,只要金朝不再与我朝作对,小小辽国又何足挂齿。因而纵然他早已禁令任何人不得再提母后,可对于我要的赏赐,他终究还是答应了。

我告诉父皇,在远赴金国之前我想出宫再见一眼大宋的子民。

父皇不得不答应。任何人都明白,这江山,是我牺牲毕生幸福换来的。

我身着庶服,携两名护卫出了宫。

与宫里的冷清相比,民间的街巷当真是热闹极了。各种各样的叫卖声入耳仿佛一段悦耳的曲子。我蓦然觉得,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,用我一人的幸福换取百姓的安乐,当真值得!

“姑娘留步。观姑娘倾城之貌,让在下为姑娘占卜一卦如何?”

迎面走来一衣着怪异的道士,本不想理会,然而他的眼神却令我打消了这个念头,那种眼神黄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,噬人血骨。

“哦?先生可看出我什么?”

“误入凡尘若雪颜,浮华浪蕊前尘散。从今若许残生尽,恐待悔时泪阑干。”

我怔然失语,他已知我身份亦知我即将远嫁金国。甚至――他劝我不要去和亲!

“你究竟何人?”我盯着他,虽还不知他究竟何许人,可一眼便看穿我身份,可见他绝非等闲之辈。

“姑娘随我来便知。”他转身欲去,我本想跟随,却被护卫拦下。

“让他们跟着也无妨。”他微微侧脸,看不出是喜是怒。

在弄清他究竟何人之前,我必须跟着他。他领我至一城外偏僻之地停下,转过身,背光下他的身影,愈显不凡。

忽然一支箭从我身旁飞过。我一惊,不禁倒退几步,只要这箭一偏,我便命丧此地。四周杀声突起,一纵人马冲出将我包围,两名护卫亦被挟持。

我淡淡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,不惊不愠。

“保他们一命,我跟你走。”我直视着他,坚决说道。

他冷笑一声:“只要公主乖乖合作,保他们一命又有何难?他们的性命,可都在公主手上。”

我冷冷的凝视着眼前这个男子,他这计谋,果真阴毒!

我已无后路。

(二)

他将我带到了山腰一间茅屋内。再见他时,他已换下道服,一袭紫色长袍更显不俗,那种大气,一般人是学不来的。

“这种卑劣的手段,可不是你耶律晟睿的作风。”我淡然一笑,转身望向他。

“哦?你知道是我?”他幽然浅笑,娴雅挑眉。

“宋与金和亲,目的显而易见。辽作为最大的受害者,自然不能坐视不管。而肯来宋冒此大险之人,自然非辽国备受重用的皇子耶律晟睿莫属。”

“你知道的倒是清楚,难道不怕我杀了你?”他的目光倏而阴冷。

我向窗边走去,特意不去看那张阴霾满布的面容,转而欣赏窗外夕阳渐沉暝月已升的大好景色。

“若你要杀我,早就动手了,又何须大费周折?你留我性命,证明我还有更大的利用价值不是么?”说罢,我看着窗外晚霞似火燃烧的天空,被这般旖旎罕见的景色吸引,出了神。

“颍阳,我现在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。”不知何时,他走至我身后。我一转身,便撞上了他深邃的目光。他的目光似有千金重,压得我抬不起头。我忙背过身去,假装看窗外景色。

他从身后轻轻将我抱住。

11岁的男孩患癫痫病1年了,要怎么治疗呢?>“若非你是宋国公主,或许我会爱上你。”

他轻叹一声,松开我,向门外走去。

“不要走!”不知因何,我脱口而出。

他身影一顿,转过身来。

“你以为绑架了我,让两国不能和亲,辽国便能安然么?以金国的实力,攻宋不在话下,只是缺乏一个借口而已,而你此举恰好满足了他的要求。然而宋亡之后,辽还能安乐几载?”

他转身不再看我:“你是公主,见识自然不凡。但仅凭此言便想让我放了你,未免太天真!”

我不再言语,任他消失在视线里。

晚,我坐在窗边看着黛黑色的天空繁星渐满,窗外密叶飒飒作响,微风阵阵,一股惬意之感突上心头。

他带着一壶酒走进。

“颍阳,可否赏脸共饮几杯?”他讲酒壶放在桌上,含笑凝视着我。

“看来我不答应也不行了。”我嫣然一笑,走至桌旁。

“请坐。”我反客为主。他一怔,继而笑了。为我斟满酒,递至我面前。

“你不怕我下毒?”见我举杯欲饮,他忙说道。

我一饮而尽。

“且不说我还有利用价值,即使我早已利用殆尽,我也不想相信你会伤害我。”我淡淡清笑地看向他。

他怔住了。良久,才缓过神。

当晚,他喝了很多酒。

他告诉我,他不喜欢战争。若不是为了辽国百姓不再受外族践踏凌辱,他早已逍遥山水间。什么皇位,什么名利,他通通不要。可是,却偏偏生在了帝王家。

我说,晟睿,我们都是身不由己。

他走到我身边,俯身轻轻细吻。他说,颍阳,我爱你。我说,叫我墨檀。

也曾目睹过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恨痴缠,不懂为何她明知不得善果,却甘心沉入万劫不复之地,隐恨一生。世人心中的幽兰,也终逃不过枯萎的宿命。

我深知不该对这样一个人动心。

可是我没有办法。

当清晨第一抹阳光射进窗时,侍女如烟推门而入。

“少主说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他冷冷的,然而我还是察觉出了她的疾恨,这不仅仅是家国之恨。

看得出他对晟睿的情意。可是正如她的名字一般,如烟,对晟睿而言,不过是过眼烟云而已。

还未等我开口,她便迫不及待告诉我,晟睿不需要我了,他的江山,不需一个女子来交换。

我不知该是喜是悲株洲市癫痫正规医院。如烟听不出他的话外之意,可是我怎能听不出。他是舍不得我!

可是,我又怎舍得他去受苦?

(三)

当我与两名护卫下山时,都城已乱做一团。城内官兵四处寻我下落,我匆匆回了宫。

我吩咐两护卫不可将发生的事泄漏分毫,出于对我舍命相护的感激,他们答应了。

父皇怪我在宫外待了太久。我说,宫外有我梦寐以求之物。

他不再追究,只是催我好好准备,三日后赴金和亲。

我说,父皇,这么多年来,对于母后,你有无悔过?

他说,你母后死有余辜。

我记住了这句话。

三日后,到了和亲之日。没有寻常女子出嫁时父母的泣不成声,父皇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一路平安。

我只拿了母后的画像和她留下的青花瓷上了路,无丝毫留恋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到了金。迎接我的是我未来的夫婿,完颜楚琛。

他是一个粗犷的男子,就连他的眼神,也不时透出贪婪的欲望之光,与晟睿的清冷淡然相比,他逊了岂止一筹!

然而他待我却极细致入微,我成了他的专宠,他说,颍阳,你是我见过的最与众不同的女子。

我只是淡淡一笑,他却不是我见过的最与众不同的男子。

虽然早已预料到,但当楚琛亲口告诉我要与大宋合力伐辽时,我还是怔住了。

我问他,若攻下辽,将如何处置辽人?

他说,契丹是最卑下的民族,自当斩草除根。

我簌然落泪。楚琛疼惜的为我拭去泪水,劝我不要这么悲天悯人,死亡是战争中最寻常不过的事。

我吹熄了蜡烛,说,休息吧,明日再聊。他看不到黑夜里我脸上的痛苦与绝望,亦不知道究竟是为了谁。

没过几日,楚琛便赴了战场。在他临行前,我亲自为他换上战袍,说,答应我,一定要手下留情。

这不仅是为了无辜的百姓,更是为了晟睿。

他答应了。

在楚琛得胜归来之前,金国上下皆在夸赞他的仁义,不但将辽国皇子耶律晟睿斩杀,对辽人更是宽厚处置,只要肯弃甲降服者,一律赦免。

当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晕倒在众人面前,他们皆以为我过于兴奋使然。只有我自己知道,这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他实现了对我的承诺,放过了所有人。却唯独,没有放过晟睿。

楚琛回延安治疗羊羔疯的正规医院来了,一并带回了如烟。他说,这个女子颇有骨气,做你的侍婢再好不过。

我将如烟带回房中。她直直地盯着我,除了恨,还是恨。

她说,颍阳,你该去死!

“这就是你恨我的方式么?未免太可笑。”

“不,该恨你的是少主!”她歇斯底里吼道。“若不是少主念你在此地孤苦无依,对完颜楚琛百般留情,以少主的武功,怎会惨死刀下?你该为少主偿命!”

当她艰难地吐出最后几个字后,口中流出鲜红的血,重重倒在地上。

原来在见我之前她就抱定必死的决心,留着这条命,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话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去的,只知在我闭上双眸时,眼前全是晟睿的身影。

我终究没能逃过这一劫。

(四)

我再次见到了倾城。

对不起。我说。我终究还是没能帮到颍阳,让她步了你的后尘。

她说,墨檀,无碍。这是宿命,谁让你的灵魂,是我的血泪。

我本是倾城来宋和亲时携带的青花瓷,目睹了发生在倾城身上的一切故事。倾城死时,血泪飞溅到我身上,我,便有了灵魂。

她在闭上双眸前看到了我。她说,墨檀,我的女儿也逃脱不了和亲的宿命,不要让她再重稻我的覆辙。

我答应了她。

倾城死后,我的灵魂便进入了颍阳的身体里,完成对倾城的承诺。

我本以为可以帮颍阳逃过这一劫,可是,我还是遇见了那个人,那个我不得不爱的人。

我说,倾城,或许我可以改变这一切。

倾城苦笑一声:“墨檀,值得么?你可要考虑清楚!”

我笑着摇摇头:“倾城,值不值得,你该比我更清楚。”

我看着世间的一切,缓缓闭上双眸。

时光倒转。

世间再也无任何赴宋和亲之人,再也无颍阳帝姬。

楚琛,依旧是养尊处优的皇子。

而晟睿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,过着逍遥山水的恬静日子,或许某天,他会遇到心怡的女子,并与之相守终生。只是那个女子,不再是我。

我只希望每阵风吹过,晟睿,你会觉得,那是故人在抚摸你的面颊。

因为,我用我的灵魂,换来你一世幸福……

上一篇: 没有了

下一篇: 人是环境的产物_日记大全

© zw.efjon.com  两袖清风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